位置:首页 > 短片散文 >

有一种咸叫牛的眼泪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6 17

一个天气阴沉的早上,黑云弥漫着大半个天空,空气中弥漫着潮湿,甚至有点腐烂的味道,心情也变得有一些粘粘的。

像往常一样,沿着那条熟悉的路去买些孩子爱吃的早点。早饭买什么,一直是比较伤脑筋的事,就这样,一边琢磨着买什么,一边慢吞吞地走着。

不经意间,一低头看到了地上有一条红色的血迹。“咦,怎么搞得,发生车祸了吗?”随即,我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测,没有人围观,也没有什么其他散落的东西,肯定不是车祸,那又是怎么回事呢?

这是一条笔直的血迹,像是被拖行留下来的。受到好奇心的驱使,往前走着看看,走了大约四五百米的地方,终于看到了留下这条血迹的主人,一头牛,一头黄白相间的牛。此刻,它跪着,也算是趴在那里,低低地呻吟着,前腿的关节部位已经血肉模糊,两只大眼睛包含着泪液,眼角的分泌物已经流出了很长,它看起来,非常的疲惫,非常的恐惧,非常的无助,一动也不动,就像定住了一般。

它的前面是一辆脏兮兮的货车,连着它们的是一条粗粗的、黑乎乎的绳索。

这时候,车上下来了一个人,长得不高,身体很壮,留着板寸,一脸横肉,短短的脖子挂着一条小拇指粗的、金灿灿的链子。他手里拿着一条皮鞭,鞭子的手把已经磨得有些发亮。他疾走了几步,挥起鞭子,向黄牛背上打去,一声声清脆的响声,换来的仍是不愿起来的牛,只是低沉地哞了两声,抽了十几下之后,老牛慢慢地转过头,向这个人望了望,泪液在眼眶里打着转。

挥鞭子的那个人没有任何表情,转身向驾驶室叫了一声,从驾驶室里下来一个人,这个人个子更矮,头发更短,双肩顶着个肉呼呼的脑袋,几乎看不到脖子,让我想起了一个词,矬子。只见他左手提着一个热水壶,右手拿着一个大勺子。

随后的一幕让我惊呆了。

“矬子”起热水壶,往大勺子里倒得满满的,然后靠近老牛,快速地向老牛的背部泼去,热腾腾的水雾升起来,老牛猛滴一下站了起来,颤颤巍巍,前后左右晃动着,随之一声惨痛的哞声,老牛扭动着头向周围缓缓地看了一圈,两眼的泪已经溢出了眼眶,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,太残忍了,我怨恨地看了那个人一眼。那个“矬子”向前面的板寸炫耀着他的本事,然后两个人就上车了。

老牛抬着它那已被磨得稀烂的腿,一步,一步,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,那么无奈,那条黑黑的绳索在货车的牵引下,猛拽着老牛的鼻子,鼻孔边缘像要被扯翻了一样,看着就让人心痛。

前面就是一家牛肉汤馆,老牛的路越来越近了,越来越短了。

我慢慢地往回走着,没有买早点。

晚上路过那家饭馆,看着橱窗内喝酒划拳的人们,喝着美味的牛肉汤,我想,那汤里面的咸,不仅有盐,一定还有那头老牛留下的辛酸的泪。

上一篇:<< 最美的回忆

下一篇:光  >>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