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校园文章 >

上帝与我为邻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9 22

编辑荐:或许落叶已成为了我永久的记忆,或深或浅,或明或暗,港头的我们已不再是那只漂泊的船只了,靠岸了,起风了,行驶了。风吹花而过,红雨遍地,行人走过,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年少的我也是否和他们一样?

雨停了,你走了,我来了,你来了。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下雨吗?之所以这么的喜欢,是因为下雨的时候,我可以踩着父亲的脚印,一步一步前行。

你脸上的皱纹凝固了,你心中的爱奉献了,你脚下的痕迹增多了,你的人生呢?就这样消失了。

从我的最初的梦想的雪融化在我的手掌之时,我恍然片刻,离别的身影已悄然从我的刹那而过,细数门前的落叶已枯黄遍地。匆匆走过的岁月,现在已若隐若现了。

犹记当年树叶挣脱大树的怀抱时的情景,徒增感伤。想用一座没有生灵的坟墓,安葬所有的灵魂,让无畏的亡灵接受理性的批判。

我在窗外看你,你躲在屏风后看我,屏风有情而窗无情。

像一匹老马,驼着沉重的微笑,在陡峭的山路上踽踽而行,太阳酷晒着早已被压弯的脊梁,看着草地上的我,你总是微微一笑,这不是梦,这是回忆。

年度一年的躲在时光的隧道里,梦里的风将我吹向成长,站在征途的风口浪尖上。曾经路过青春的你,是否还依旧存在在那颗年轻的心。

若,风景依旧美丽,远方的大门紧闭,我想枯叶已成了我心底最愧疚的挽留。

一条路,很长很长,长的让人看不到尽头。一条路,很短很短,还未走就已到达。

盛世繁华的烟雨之景中,背影渐行渐远,了却前世的缘,换来的却是今生的永别。三生石畔,咏《蒹葭》,忘川河畔,叹誓言。一切都被历史风化,岁月赋予的皱纹已镌刻在心间。

那一世,你为白云,我为风雨,相识在春,造访人间,带来润物细无声之叹;而如今,我为白云,你为秋雨,孤僻的离世,换来的却是百姓的点点滴滴泪。白云飘过我的头顶,我感受到了温暖和惬意,大海经过我的身旁,我却感受到了悲凉。看过的风景,走过的路,这时都成了人生中的调味品,点滴不可缺少。

一座城,一人枯,一杯愁绪几行留;一棵树,一年华,一寸光阴一寸金。

我喜欢,雨打芭蕉,静听落叶纷纷;我悲伤,屏风看人,来往只是容颜;我忧愁,离别过后,只剩一丝凄凉。

或许落叶已成为了我永久的记忆,或深或浅,或明或暗,港头的我们已不再是那只漂泊的船只了,靠岸了,起风了,行驶了。

风吹花而过,红雨遍地,行人走过,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年少的我也是否和他们一样?

是谁在远处的高山上眺望,呼唤我儿时的名字;是谁在风中静静地等待,等待一个没有结果的未来。远方的少年已将长大,将要带着梦想去远方,风中颤抖的叶啊,请带去我前程的祝福,为等待的人儿披一件美丽的新衣。

上一篇:<< 一人,一书,一首歌

下一篇:光  >>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